叙反对派“退会”欲施压美国 或难产生实质效果

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
  叙利亚重要阻挡派“叙利亚阻挡派和革命力量全国同盟”22日发表声明:它已决定不参加下月在罗马举办的“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而该组织主席哈提卜也不会接受美国和俄罗斯对其发出的接见邀请,原因是国际社会对叙利亚政府军空袭阿勒颇保持沉默。   此举意义非常。因为声明虽然把俄罗斯作为点名攻击对象,称其向叙政府提供武器等同杀人,但这只是实晃一枪,真正目标另有其人。   首选目标不是别人,正是“全国同盟”主席哈提卜本人。三周前,在叙政府提出阻挡派代表到大马士革谈判之后,他表示愿意与叙利亚政府代表在埃及、土耳其或突尼斯会谈。此举与“全国同盟”先前拒绝与政府谈判的立场形成鲜明对照,因此在组织内部遭到阻挡,一名领导成员在其微博客“推特”上留言称:决不与屠夫谈判。而在“全国同盟”最新公布的立场文告中,有一条款规定:今后该组织任何行动必须经由执委会全体成员同意,个人不得擅作主张。这在事实上让拟议中的哈提卜对话叙利亚政府变得毫无意义。   但声明的重要目标倒是以“国际社会”为代名词的美国,这一点毋庸置疑。美国支持哈提卜的对话倡议,并邀请哈提卜访美;美国是“叙利亚之友”的组织者与领导者,在群友毕至的场合中一次次为叙阻挡派开辟资源、汇散人气;而“全国同盟”本身正是由美国在撇开“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后一手打造而成的。美国对阻挡派可说是恩宠有加,但阻挡派却恃宠生骄,既不愿与会“叙利亚之友”,又拒绝接见美国,颇有些忘恩负义的意味。   叙利亚阻挡派对美国不满并不始于近日。至少在2011年7月,阻挡派就公开抱怨美国在武装干预利比亚的同时却对巴沙尔政权采取“骑墙”政策――其时奥巴马尚未响应阻挡派要求巴沙尔下台的呼声。而在客岁12月美国把叙境内一个武装团伙定性为恐怖组织之后,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公开批评美国的决定“非常错误”。这些都属于言词争执,而这回倒是行动抵制。   说到底,叙利亚阻挡派与美国的矛盾是双方利益一度交汇之后开始分岔所致,彼此间并无恩义可言。对于以伊斯兰极度分子为主力的阻挡派武装来说,他们的最大愿望是美国直接军事干预,让巴沙尔成为卡扎菲第二;退而求其次,让美国提供先进武器,借此逐渐推翻现政府。两个愿望为了同一目的,在叙利亚建立伊斯兰政权。就美国而言,这伙极度分子虽然毫不可爱,但至少在两方面可以为美国所用。一,在奥巴马宣判巴沙尔失去执政合法性之后,他们可以起到执法队和行刑队的作用;二,他们发起的持续攻势让叙利亚日渐实弱,而这可以对美国夙敌伊朗形成压力,因为伊朗是叙利亚坚定盟友。因此,在美国默许下,海湾国家等一些地区势力开始向阻挡派提供包括军援在内的各种援助。   但美国并不想让叙利亚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尤其是在一场旷日持久的流血冲突之后,这正是双方的分歧所在。埃及等国在伊斯兰政党掌权后持续动乱,更让美国感到切肤之痛的是,它帮助伊斯兰武装分子杀死了卡扎菲,自己的大使却死在同一伙人手下。美国向来擅长把别国当作自己的棋子,不料被卷入武装干预利比亚漩涡,不经意间做了一回别人的棋子。而前不久伊斯兰武装又在马里得手,更让美国多了一份警惕。因此,尽管叙利亚阻挡派呼吁再三,奥巴马事实上排除军事干预的可能,而在武装叙利亚阻挡派等敏感问题上,白宫出言非常谨慎。“全国同盟”的倔强声明无疑是在对美国逆向施压,但这样的撒娇对于美国来说不会产生实质性效果――美国不想再次被人当作棋子。(记者 唐见端)